511读书网 > 修真小说 > 魏紫修仙传 > 第三百零四章矫情

魏紫修仙传 第三百零四章矫情

    在路人女阿音的手足无措中,魏紫继续悠哉的赶路。

    被这两朵不带脑子的奇葩一招惹,魏紫却对这路人女阿音非常执着的争芳会感兴趣了。

    她这次游历,散心为主,这明显一听就挺有趣的活动,正好让她凑个热闹,也好好看看这争芳会上到底有哪些美人。

    这里距离岚惜城也不过半日距离,眨眼之间就到了。

    岚惜城人来人往非常热闹,香车宝马云舟白璐,光是座驾就让人眼花缭乱了。

    魏紫从她平平无奇的破云舟上下来。

    以前也没觉得自己的破云舟丑啊,怎么今日一比,就被人比成了渣呢。

    魏紫不满的敲了敲破云舟,将其收起,算了颜值有什么用,好用就行。

    交了入城费,信步走在岚惜城的街道之上。

    街上摩肩接踵,即使是仙城,也是少有的热闹。

    大街上弥漫着淡淡的花香,倒是应了将争芳会的景。

    魏紫走走停停,一路上已经见到好几座花台。

    这争芳会还真是让人大开眼界,魏紫看的颇有兴致。

    索性,每座花台附近都有视线良好的酒楼茶馆,魏紫看的新奇,就干脆挑了一家视线好的酒楼拾步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一进去,就发现里面相当的热闹,一楼大堂视线不好,坐的都是些练气小修士。

    魏紫并没有刻意收起身上的威压,什么扮猪吃老虎,装作修为低的样子,然后被人瞧不起又跳出来打脸的事,魏紫看着就觉得脑残。

    什么样的修为,享受什么样的地位,你不让别人知道你的修为,那就不能怪别人狗眼看人低。

    魏紫觉得那种没事老想打脸的人,真的有些脑残。

    大大方方露出你本身的修为,得到你应该有的待遇,不好吗,非要来一通打脸。

    跑堂的是个练气修士,看见魏紫进来,衣着华丽,年轻貌美,修为高深,就知道这是个惹不起的壕客,一溜烟的迎上来,热情的招呼。

    “仙子好,仙子要吃点什么,在一楼大堂还是二楼?”

    魏紫进来就是为了找个地方看花台的争芳会的,自然要去二楼了。

    “给我找个二楼视线好的包厢。”

    热情的跑堂面露难色,讨好的解释道:“哎呀,仙子这可真是不巧最后一个包厢刚刚进了人,现在一个空的也没了,您要是不嫌弃,我给您找个靠窗的坐,再给您拿扇屏风,您看这样可行?”

    既解释了不给她安排包厢的缘由,又给了解决办法,一个小跑堂竟然也这么机灵,让魏紫刮目相看。

    “那就给我找个靠窗的坐吧,屏风就不必了。”

    她想要包厢,图的是包厢视线好,又不是真的不想见人,或是被人打扰。

    真要在来两个路人男言哥哥和路人女阿音那样的,她没准更高兴有乐子可以耍。

    见魏紫这么好说话,跑堂小修士开心道:“保管仙子满意。”

    引着魏紫就去了二楼。

    大堂之中有个长的很是俊朗的练气修士,看着跑堂小修士的谄媚样子,很是不忿。

    “什么东西,捧高踩低的玩意,我们刚刚不过是想要去二楼坐,就冷嘲热讽的,早晚有一天,等我成了筑基修士,请我去我都不去。”

    说完,又觉得不过瘾,有愤愤不平的道:“不过是仗着出身好,有什么大不了的,我要是有个好出身,凭我的资质,悟性,早就筑基了,那还用在这里受这种气。”

    跟他坐一桌的听他前面所说,以为他不过是抱怨抱怨,也没当回事,可是却见他越说越不像话,竟然当面编排起了筑基修士,惊的冷汗直冒。

    却见那俊朗修士正说的唾沫横飞之时,正走在楼梯上的魏紫突然回头,筑基后期的威压铺天盖地的涌来,压的那个刚刚说的痛快的俊朗修士连话都说不出来,面红耳赤,有如被别人掐住了脖子。

    魏紫的面色确是如常,还是同跑堂小修士说话时,面带笑意的样子,不见丝毫怒色。

    让刚刚还在在大堂之中把酒言欢的小修士们瞬间鸦雀无声。

    弄不清这位年轻貌美的筑基修士是不是真的怒了,以至于生怕说话的嘈杂声惹了她不快,惹祸上身。

    谁知,却在下一刻,魏紫突然收回了威压,面不改色的继续上楼。

    楼下的众人,都偷偷松了一口气,看着刚刚那俊朗修士的眼神,都有些厌烦。

    自己几斤几两都弄不清,还敢口出狂言。

    跟他同座的那个,见魏紫就是稍微教训了一下,并没有多说什么,知道这事应该算过去了,赶紧拉着他离开了这里。

    刚刚发生的事,让跑堂小修士也捏了把汗,生怕魏紫一个气不顺,就要打打杀杀。

    虽说他们开酒楼的都是背靠大树,不怕人闹事,可是魏紫一看就是出身不凡的那种,遇到这样的,他们惹不起,只能自认倒霉,到时候,连着他也要吃挂落。

    还好,还好,这位仙子是个脾气好的。

    魏紫不知道,自己这样听到一句编排,就放威压教训的竟然还能得个脾气好的评价,要是知道了,她就该好好想想,照临界的仙二代们,到底有多暴躁纨绔了。

    二楼的大堂,并不像一楼那样嘈杂,只有零星几个筑基修士坐在靠窗的位置上,看着花台。

    还有的果真如那跑堂小修士说的,那样,在桌边的位置上,竖起了屏风,布上结界之后,和一个小包厢也没什么区别了。

    魏紫:矫情。

    魏紫坐下之后,见这里视野确实不错,还奖了小跑堂几枚灵石,喜的跑堂眉开眼笑给她推荐酒楼的各种特色,哪个味道更鲜美,哪个大厨最拿手,哪个虽然品阶高,但处理的手艺不好,味道不佳,可以说介绍的相当真诚了。

    魏紫随意点了几样,又要了一壶灵酒。

    她平时很少饮酒,只有和好友聚会时,才偶尔喝上一点。

    她朋友不少,可是大家都一心修炼,见面的机会随着修为越来越高,也越来越少。

    她和师姐这么亲密,却也因为修炼的缘故,近三十年未见。

    修炼,果然是一条孤独的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