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11读书网 > 修真小说 > 魏紫修仙传 > 第五百零九章怎么输的

魏紫修仙传 第五百零九章怎么输的

    还是一旁的人,轻轻碰了碰他,他才回过神来,慌忙的收敛心神,恭敬回话

    “回从静真人,已经讲解完了,接下来就是观看法会,对修仙界有了了解之后,再任由他们选择拜入的势力。”

    魏紫点点头,偏头问尹润秀道,“拜入哪里,有打算了吗?”

    龙门执事一听,暗道,“难道是从静真人看上了他,打算收徒不成?这可真是一步登天了。”

    龙门执事心中那是各种羡慕嫉妒恨。

    尹润秀也学着龙门执事的叫法,回道:“回从静真人,润秀想拜入太素宗门下。”

    魏紫满意的勾勾唇,道:“不错,有点眼力见。入宗之后不要随便拜师,你高祖是我师伯,你的事我会禀告他,到时自有他来管教导你。”

    魏紫直接将关系挑明,省得又像自己似的,被人抢了。

    尹润秀资质不差,被人看上的可能还是很高的,她得及早预防。

    而尹润秀自己也没想到还有这番因缘在,自家高祖算来也有两百多岁,竟然还活的好好的,修士,说是仙人,果然不为过。

    见魏紫和尹润秀说完了话,就要离开,余幼蓉二人这回是真急了。

    “从,从静真人,那,那我们呢?”

    魏紫见两人紧张又忐忑的样子,就笑了笑,算作安抚,“你们不用担心,想同润秀一样拜入太素宗的话,我们自然欢迎。若是想要拜入别宗,那也没什么。

    在这华凌法会上,多看多听多问,看看自己到底喜欢什么,根据喜好来选择宗门,才不会耽误了前程。

    你们是俗世剑客,可能更喜欢无极剑宗一些,但我也要说一句,我师父就是剑修,更是上一届法会魁首,想修剑,来我们太素宗也一样。”

    说道最后,魏紫忍不住给自家宗门打了个小广告,扯的还是她师父的大旗,不但没人觉得她夸张,反而觉得她说的含蓄了。

    广翎真君绝对是年轻一辈剑修中的佼佼者,无人能出其左右。

    将无极剑宗的光芒压的黯淡无光。

    让照临界无数前辈变晚辈。

    简单说了两句,魏紫化作遁光已经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余幼蓉望着魏紫逝去的遁光,道:“这就是仙人啊。”

    龙门执事也从几人的交谈中听出了端倪,对尹润秀更加殷勤了些。

    毕竟这可是有血缘长辈当靠山的。

    又有从静真人真样年轻的金丹修士认可,这人即使是俗世来的,那地位,也高了他多了去了。

    管他将来有没有用,现在先把这初来乍到的大爷伺候好了,将来也总有一份香火情在。

    筑基期的比赛并没有因为汤沐歌的突然退赛而发生任何改变,甚至打的越来越精彩。

    据华惜颜若说,他们私底下嫉妒的发狂,又想试试战斗是不是真的能帮助结丹,这才会有这样的结果。

    魏紫:所以说,果真是传言不可信,眼见不一定为真。

    汤沐歌那是因为战斗才结丹的吗,当然有这方面的原因,那一剑,即墨兰曦学自渡劫道尊,虽然只学了个皮毛,但是,近身的那一刻蕴含的道意,这才牵引了汤沐歌本就已经筑基圆满的修为。

    汤沐歌资质好,悟性佳,又刚刚经历了一场顿悟,心境圆满,这一丝道意牵引,将因为分给魏紫道意,而打了折扣的顿悟,又引了出来,这时候结丹自然是水到渠成。

    所以说,不管是即墨兰曦的那一剑,还是之前汤沐歌的顿悟,都是这次结丹不可或缺的因素。

    想要复制别人走过的路,哪有那么容易,不然,谁想要结丹,约上同门,打个几架不就得了,哪用得着那么麻烦。

    筑基期的比赛,以即墨兰曦获得魁首,落下了轰轰烈烈的帷幕。

    魏紫穿着自己火红的宗门道袍,来到了云壁之前。

    太素宗自然又是第一个抽签的。

    而为太素宗争得第一位置的是魏紫嫡嫡亲的师父,所以,虽然她不是修为最高,年纪又最幼,但是,由她作为太素宗第一个抽签修士,所有人都没有任何疑异。

    一支云台签并着小云令一齐落到了魏紫的手上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云壁之上出现了一行流光闪烁的小字。

    “魏从静,一零三号,第五十二座云台。”

    筑基期比赛结束之后,被关闭的云台再次开启,不过,与之前筑基期所用的云台还是略微有些差别的。

    金丹修士用的云台上的阵法,甚至云台本身,都被加固了一遍。

    魏紫轻轻踩了踩脚下的云台,默默的和之前上到汤沐歌那座云台作比较。

    她的对手,则是一位留了两小胡须,出身世家的金丹修士。

    此时也有金丹初期修为。

    见到魏紫修为高出他一阶,如临大敌。

    他是知道魏紫的赫赫威名的,不过,他自己就是世家子弟,自家人知道自家事。

    大家身上都有各位长辈送的护身用的好东西,凭魏紫的背景,那么多的长辈,她身上的宝贝,怕是要多的流油。

    再加上都说他得了太阳真火,这才能够那么容易的在玲珑林里来去自如。

    可是,长辈给的那些护身东西,比如一次性的防御法宝,被动护主那种,在法会上可是不能使用的。

    所以,自己根本不用担心拼宝物拼不过他。

    小胡子想想就心酸,想他也是一修二代中的佼佼者,那是土豪中的土豪,什么时候担心过别人宝贝太多,自己比不上的。

    如今这才是尝了尝散修们的苦楚,还真是酸涩难言。

    至于阳火,确实威力巨大,但是,也没强大到让他无法反抗的地步。

    小胡子心中默默计算自己越级反杀的成功率。

    他自认年纪大一些,经验比魏紫丰富,想要赢魏紫,就要靠这些丰富的经验才行。

    然而在他率先动手,试探的一招刚刚发出,他人已经动弹不得了。

    随后,他出手后就没动过的魏紫翻手一扬,一柄小印重重压下。

    这场比试,就在小胡子还没回过神来的时候,就结束了。

    他甚至不知道自己输在哪里了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突然就动不了了。

    可是看到观赛的真君们,统统没有发话,就知道魏紫绝对没有违规。

    所以,自己到底是怎么输的呦。

    --上拉加载下一章s-->

    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