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11读书网 > 修真小说 > 魏紫修仙传 > 第八百零八章两个母亲

魏紫修仙传 第八百零八章两个母亲

    雪儿突然冷静下来,讲出了一件更令魏紫诧异的事实。

    “我确实是我娘亲生的,我确实是她十月怀胎生下来的,这一点,我清清楚楚。”

    这一刻,魏紫知道,雪儿说的娘,绝对不是恒苑真君,而是她的养母。

    “我还在我娘腹中之时,便有了意识,只是都是模模糊糊。

    隐约听到她给我唱歌,还有我爷爷的声音,也经常出现,我能感觉到,他们对我的爱意。

    所以,我从未相信过恒苑真君是我娘的事,就算滴血认亲成功了,我也不信!”

    滴血认亲造假这件事魏紫也干过,不过是骗骗凡人而已。

    可是当时在场的,都是元婴修士,魏紫十分肯定,恒苑真君没有作假。

    可是想到那滴停顿了一下的鲜血,魏紫也是心有疑虑。

    索性,也不再瞒着雪儿,将其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停顿了一下,难道说是因为我们根本不是母女,所以,她用了别的手段,强行融合了鲜血?”

    魏紫摇摇头,“不,当时可并没有任何的灵力波动,我的神识,也一直盯着呢,断断造不了假,除非……”

    魏紫突然想到一个大胆的可能。

    “除非什么?”

    雪儿追问道。

    “除非天道对你们是母女的事也有疑虑,或者说,无法判断,所以,那滴血才会停顿。”

    “天道怀疑?母女就是母女,天道为什么会怀疑?”

    雪儿不懂。

    魏紫已经越发的肯定自己的猜测。

    “因为,你怕是有两个母亲,一个是产胎之母,一个是孕育之母,这世上,人人都是一父一母,你却有两个母亲,天道自然会迟疑!”

    “这,这,这怎么可能。”

    雪儿仍是感到不可置信,手不停的摇摆,试图拒绝这个可能。

    “雪儿,滴血认亲不会有问题,你的记忆又没有问题,所以,只能是这种情况。

    或许,你娘自己都不知道,你竟是恒苑真君的女儿,她以为自己十月怀胎生下来的,必然是自己嫡亲的女儿,所以从不曾有过怀疑。

    而你爷爷,又是一直陪在你娘身边的,自然也是知道,你是她亲生的。

    所以,他们都从不曾想过,就是自己亲自生下来的,也可能不是自己的骨血。”

    雪儿痛苦的闭上眼睛:“我该怎么办,我该怎么办,他们欺骗了我娘,还污蔑我娘是行窃之人。

    可是,他们却是我亲生的父母,还有,我娘来找恒萧真君,一去不回,是不是我娘发现了我的身世,所以,被他们灭口了?”

    雪儿蹭的站起,虽然不愿相信,但是,这种想法却挥之不去。

    “雪儿,冷静点!”

    魏紫喝道,声音之中,似乎带着魔性,让雪儿焦躁不已的内心,突然平静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雪儿,你知道,你现在是什么修为吗?”

    雪儿不解魏紫问出这句话到底是什么含义,目光迷离的回道:“炼,炼气期。”

    “还没傻,那恒苑恒萧两位真君,又是什么修为?”

    “元婴期。”

    这次,雪儿的回答不再像刚刚那样犹疑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你们双方之间的差距吗?犹如天堑。

    你现在就算知道了你娘和你父母之间的恩怨纠葛,你一样都什么也做不了。

    不,你还是有一样能做的,恒苑夫妇看起来对你十分在意,或者说,他们为了生下你这个孩子,费尽了心机。

    所以,不可能对你坐视不管,你可以用伤害自己的方式,来惩罚他们。

    但是,雪儿,我真的不建议你这么做,这是最懦弱无能的表现。

    你真的这么做了,就表示,你已经承认了他们对你的宠爱,承认了他们是你父母的事实。

    因为只有自己的孩子,才能真正的伤害他的父母。”

    “那,那我该怎么做?”

    “坚强起来,等你强大到可以找出真相,为你娘讨个说法的时候,那时候的你,不管是原谅这一切是是非非也好,还是想要为谁报仇也好,那时候你做出的选择,才是最准确的,也是发自内心的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,就真的这么算了吗?我怕,经过数百年的相处,被恒苑夫妇蛊惑了怎么办。

    被他们的亲情打动了怎么办?

    我将爷爷和娘忘记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那就忘记吧,若是你真的能忘记,那便忘记吧,开开心心的活着,有什么不好。

    恒苑夫妇不是你的仇人,就算你娘真的被他们害死了,他们也只是你娘的仇人,不是你的。

    若是他们不想你知道真相之后,进退两难,害了你的道途,便不会做下此等恶事。

    或者,等你有勇气了,可以当面问个清楚,而不是自己胡乱猜测。”

    “那如果我猜的都是真的呢?我该如何自处。”

    “那便不进不退,就像现在这样,当个普通的小修士,一步步的自己走自己的修行大道。

    你总不能为了你娘,杀了亲生父母吧?

    这三人都对你有生养之恩,一个不好,就是万劫不复。”

    魏紫其实看到恒苑夫妇对雪儿的真情流露之后,其实便对雪儿她娘放心了许多。

    就看这两人对雪儿的关心呵护,就算不为了别的,就是为了雪儿的前途,也不该会去害雪儿的娘。

    又宽慰了雪儿半晌,总算让雪儿恢复了平静。

    他们现在都只是胡乱猜测,并不知道真相是什么,魏紫能做的,就是防止雪儿有什么过激的行为。

    恒苑夫妇自那天之后,时常登门拜访,俨然成了魏紫的常客。

    大多数时候,雪儿都是闭门不见的,恒苑夫妇便也平心静气,和魏紫闲话家常。

    魏紫几次想问雪儿娘前的去向,但是,话到了嘴边,又都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这答案,还是只能由雪儿自己探寻了。

    不然,就算恒苑夫妇否认了,想必雪儿也是不会相信的。

    恒苑夫妇和雪儿的关系,还处在持续的冰点当中,但是,和魏紫的关系却突飞猛进起来。

    魏紫游历四方,漂泊各界,别说别的,单单是各界的风土人情,奇闻异事知道的就远远多于旁人。

    每每闲聊起来,娓娓道来,引人入胜,让恒苑夫妇差点就将其引为了知己。